首页 快讯正文

消费热点:故事:我翻墙架梯只为偷看男神,七年后他坦率,喜欢你才有意泛起

admin 快讯 2020-04-10 4 0


天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千岁雪

“令郎,夫人已经回来了。现在在前厅看诊,待会再过来看您,让我先过来知会您一声。”别看薛伯上了年数,身体照样很健朗的,离谢容在前面交接不跨越一分钟,他就已经穿过了大半个宅子,把话传给了薛一川。

这座宅子一分为二,前厅空出来做了医馆,供病人取药问诊,后院用作一样平常寓所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桌上摊着一幅尤物图上,薛一川恰好为尤物图添上最后一笔薛伯就来了。

这幅尤物图从谢容走的那天最先画,不多不少,正好半月。

薛一川面目俊秀,只是难掩病容,语言中气不足,如游丝一样平常,才刚刚说了几个字就有些气息不畅,单手撑着桌子猛烈咳起来,似乎要把心肺通通咳出来一样平常。

原本苍白的脸因咳嗽而染上一层绯红,一股腥甜涌上喉头,取下帕子一看,果真上面有血迹。

“这……”薛伯只以为那一团血迹惊心动魄。

薛一川只是平静地把手帕一叠,从容拢进袖子里,一边转头向薛伯付托:“不要告诉她了。”

薛伯原本想要说什么,话就像被堵在嗓子口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从希罕的牙缝里挤出一个字:“是。”

中午才刚过,谢容就早早地把医馆关了。她外出采药,经常一去就是好几天,

果真,一进门就听到了薛一川的埋怨:“谢医生,你说,你都多久没好好陪我了?”

他有意板着个脸,语气极委屈,偏他又病着,带出几分孱弱的味道,恰似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薄情负心人一样,让他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她的心瞬间就软得一塌糊涂了,连忙换上一副笑容给薛一川捏肩捶背,谄媚道:“是我欠好,忽略相公了,这就给相公谢罪,我今天一天跬步不离地陪着男子。”

薛一川原本也不是真生气,她这样一来,加倍崩不住,笑了,反手握住谢容的手:“语言可要算数啊。”

“固然。”

谢容准许过薛一川的话就从来没有食言过。以是她在院子里搭上小灶煎药的时刻薛一川就在旁边坐着。

“厨房不透风,我怕熏着男子,还在这院子里好。”谢容从冒着氤氲热气的药罐子里抬起头冲薛一川笑,眸子里堪堪染上一层水雾,亮闪闪的。

还真是善解人意,薛一川朝她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:“夫人诸事忙碌,实在不必特意陪着我的。”

“这怎么行呢?在我心里什么事都比不外男子主要。”谢容一面说着一面倒出药汁。

薛一川看着那顺着壶嘴徐徐流出的褐色药汁只以为舌尖发苦。

“喝吧。”谢容把药端到薛一川眼前,他看了一眼,苦大仇深的样子,试探性问道:“可以不喝吗?”

,

sunbet手机app版

欢迎进入sunbet手机app版!Sunbet 申博提供申博开户(sunbet开户)、SunbetAPP下载、Sunbet客户端下载、Sunbet代理合作等业务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欧博网址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